0

下载抓饭直播app

陈青青挑眉道:“司徒……”是不是又想占完便宜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过。

结果话还未说出来,人就直接用行动证明了。

因为他转身,一脸若无其事的走了。

妈蛋!

有种听老娘将话说完啊混蛋!

简直憋屈到了极致……

好想打人怎么破?

司徒枫他妈有种别跑那么快!

而司徒枫,知道她火气被撩上来了,不跑才怪!

开着跑车飞一般的冲了出去。

陈青青书包都不拿了,直接追了出去。

妈锤子!

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

就不信拿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她的车,也跟着飞快的冲了出去。

可司徒枫去的方向,并不是司徒家。

陈青青疑惑的跟了上去。

就见他的车居然停在灵隐寺的山脚之下。

这里他们上次来过……却是因为他为她求平安符。

司徒枫来这里做什么?

他自己就是神仙,难道还需要求神拜佛?

而且他还不是直接开车上去的,将车停在山脚下,如同上次一般,一步一步走上山的。

这到底是要干嘛?

难道约妹子来这里相见?

寺庙里相见?

这特么是玩的什么情趣?

以上是陈青青刻意瞎想的,心里并不相信司徒枫是那种人的。

好奇心作祟,她将车停下,迅速的跟了上去。

这一次和上次不同,他们都拥有超能力。

脚下步伐跟生了风似的,跑得飞快。

花了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就到了山上。

此刻已经黄昏时分,寺庙里求神拜佛的人几乎都没有。

司徒枫去了寺庙里的大殿,走到上次给陈青青求平安符的神像前。

双手抱拳道:“此番来是为了上次求的平安符还愿的,谢谢诸位神仙保我丫头平安!”

而后,一脸真诚的朝着神像弯身行了一礼。

而不是像上次一般的跪拜之礼,因为他本事天宫上的神主,这些神仙承受不起他的一拜。

也是因为他恢复天宫的记忆了,知道神仙的规矩。

请了愿,就要还愿。

若不然以后再请,就不灵验了,于是他抽空来了一趟。

陈青青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嘴巴。

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。

司徒枫……

每次都能让她哭。

妈的。

虽然是感动的哭。

他怎么可以每次都为她做那么多呢?

而且,还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。

感觉……无论是好着的时候,还是此刻和她冷战的时刻,他的世界里从头到尾只有她一个人。

视线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。

笔记本上画的画。

她被校长喊去训话,他去救她。

强吻她,让流言蜚语不攻而破。

暗中还来替她还愿……

她算是见识了,尼玛司徒枫现在这种状态就是。

我爱是我自己的事情,我为付出也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,跟无关。

我只是爱而已。

至于……我他妈不在乎了。

老子就是爱。

就是要为付出一切。

眼里就是只有一个人。

冷的战,我爱我的人。

无所谓。

想怎么作就怎么作。

这下子,倒是弄得陈青青没辙了。

司徒枫!

请问老娘该拿怎么办?

爱我,却不搭理我……

我知道是我自己先作死的……但,我现在后悔了行么。

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,我知道。

可我……也是人,有自己的思想,自己原则性。

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一个恶作剧,将别人举家逐出京城吧。

所以这事儿,陈青青虽然后悔了,但还是觉得自己没错。

司徒枫还完愿,转身离开。

经过门口时,似看到了她,又似没看到。

他面色一如既往的清冷,冷到感觉世人都不能与他为伍的境界了。

将一切都隔离在外。

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人,和他心里的那个人。

陈青青心都开始绞痛了,可……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司徒枫。

尼玛!

哪有这种爱人的方式啊?

老娘都想去写一篇帖子,叫……爱她就无视她。

绝对会被那些喷子们给喷死的好吗!

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人好吗,可人家司徒枫偏偏就是。

陈青青一脸憋屈的跟了上了,突然,她灵机一动。

赌一把!

双眸闭上,一只脚从楼梯上踩了下去,准备来个踩空的。

可手腕却突然被人给拉住了。

她惊愕的睁开了双眸,就看到司徒枫站在自己面前,手抓着自己的手腕。

“司……”

“走不走?”

“走。”

而后,两人牵着手朝着山下走去。

画面看起来很谐和。

一天里最后的一道夕阳照耀在他们的身上,充满了神圣感。

身后,寺庙的那一群和尚,齐齐朝着他们的背影叩拜。

不要问他们为什么叩拜,因为方丈大人带头的。

他们只是跟随而已。

一路上,陈青青和司徒枫一句话都没有说,一路前行着。

到了山下,陈青青想要主动开口。

司徒枫却已经放开了她的手腕,自顾自的上了自己的车。

而后,开着车跑了。

陈青青:“……”简直憋屈到了极致。

老天爷。

确定是我们下凡渡劫的,不是专程派这混蛋来克我的?

真是要疯了。

她上了自己的车,追了出去。

这一次的路倒是回司徒家的路。

可陈青青突然间不想回去了。

两人现在弄成这样,她不想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了。

感觉是在找虐一般。

他爱我,却无视我!

这种感觉,们是不会懂的。

想到子吟小乖有公公婆婆带,他们也相处得都很好。

陈青青突然一个急转弯,朝着反方向行驶了出去。

司徒枫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走了,手指轻轻的在方向盘上敲击了两下,终归还是跟了上去。

香格里拉夜总会里。

陈青青一个人坐在包厢里,给自己点了好几首歌,大唱特唱。

纳兰依依和上官月儿,路遥遥等人部都在来这里的路上。

她一个电话,喊来了。

上官月儿是因为明天就要和亦修一起出国了,走之前想和她聚聚。

而纳兰依依和路遥遥纯粹是她心情不好,打电话喊来陪伴的。

这一次,只有女人没有男人。

陈青青畅快的彪完几首高音的歌曲,感觉心情放松下来了一些。

终于没有之前那么郁结了。下载抓饭直播app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