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麻豆传媒赵佳美

麻豆传媒赵佳美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苏米雪听到这里,脸色白里透着青,咬人的大狗,还有枪,小可小爱的生父家里太可怕了。

她觉得把子茉和子萱送出去就是个失误,幸好她们没出事,不然她肯定会疯掉。

白芷在旁边也是一阵心惊肉跳,陆爵风到底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居然让家里跑进来大狗,那些保镖都是摆设?

她也忍不住紧张起来,“子萱,小可和小爱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放心吧,心白阿姨,他们没事。当然,这多亏了我们家子茉。”

苏子萱拉着苏子茉的小手,活像一直骄傲的小孔雀。

苏子茉任由苏子萱抓着自己,却并没有阻止,黑珍珠似的眼眸沉静淡漠,缓缓开口说道:“妈咪,心白阿姨,今天那两条狗是因为被人下了药才会发狂。”

“啊,怎么不早说。让小爱的爹地好好查查到底是谁下药。”苏子萱惊讶地看着苏子茉。

苏子茉粉唇轻抿,本来她想说的,但是小可小爱的爹地当时的眼神太吓人,后来又直接杀死两条狗,她就没敢说。

苏米雪看着苏子茉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子茉今天吓到了?”

“还好。”苏子茉轻轻应了一声。

清纯唯美复古亚洲美女图片

孟长欣拧眉,“难道有人想害这几个孩子?”

苏米雪表情忽然变得凝重。

白芷开口说道:“米雪,们刚来江城,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那些人应该是想对小可和小爱动手。”

孟长欣脸色顿时变了,何子晴气恼不已,“谁这么缺德,连小孩都不放过。”

白芷皱着眉头,她有一种预感,今天这些事还是冲着她来的。

当夜,白芷来到碧水清苑。

陆爵风并不意外白芷知道今天的事,但他没想到白芷会亲自过来找他。

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无袖长裙,头发自然垂在身侧,脸上没有多余的妆容,只是嘴唇上稍稍涂上一层口红。

人就坐在他对面,陆爵风却感觉此时的白芷和他隔了几万里远。

白芷感觉到陆爵风的视线,她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微微凝滞几秒,最后她忍不住率先开口,“那个叫子茉的小姑娘会驯兽,她说今天那两只狗应该是被人下药,才会发狂。”

陆爵风想到那个短头发的小姑娘,点点头,脸上却不见一丝惊讶,“我已经派人把那两只狗送去解剖,很快就会有结果。”

白芷看了一眼周围,没有佣人的影子,“这段时间,就让小可和小爱跟我回去住,等开学之后我再把他们送回来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清冷的两个字飘进白芷的耳朵里,她诧异地看向陆爵风,随即脸上不由自主绽开一丝微笑,“谢谢。”

陆爵风深邃的目光微凝,忽然感觉有些晃眼,他感觉嗓子也连带着有些滞涩。

很快,白芷帮着小可小爱收拾了书包人,然后带着两个孩子下楼。

小爱张开小胳膊,拥抱一下陆爵风,“爹地,我们先跟着妈咪住一段时间,您要照顾好自己。工作忙也要及时吃饭。”

陆爵风点头,“我会的。”又伸手在小可头上轻轻抚摸两下,他又看向白芷,“空闲的时候我去看他们。”

白芷的心好像是被什么揪了一下,她只是带着小可小爱离开一段时间,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好像生离死别似的。

她眼眶微酸,瞪大眼睛不敢随便眨一下,屏住呼吸用力点了点头。

陆爵风看到白芷低头时发丝垂下,遮挡了两人的视线,他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,最终没有伸出来。

目送白芷离开,直到车尾灯消失,他仍然站在原地没动。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有温柔微光闪烁。

白芷离开之后,马东赶回碧水清苑,看到陆爵风站在外面对月当空,强忍住掉下巴的冲动,冷静说道:“陆总,那两条大狗的解剖结果出来了,都被下过大剂量的致幻发狂药物。”

陆爵风眼中柔情瞬间被寒霜覆盖,冷声说道:“马上派人查这两条狗的来历。凡是有嫌疑的,一个不许放过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马东颔首,心道,刚刚都是他的错觉,无缘无故,陆总眼里怎么会有温柔。

龙泉湾。

见白芷带着小可小爱回到别墅,苏子萱和苏子茉开心极了,四个小家伙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虽然别墅有龙九延特别安排好的厨子,但是白芷和苏米雪还是跟去了厨房,专门为四个小宝贝准备儿童营养晚餐。

晚饭做好后,小可小爱,苏子萱苏子茉四个人相对而坐在桌子最末,白芷和何子晴坐在小可小爱这边,而苏米雪和孟长欣则坐在子萱子茉那边。

“为我们开工第一天干杯!”何子晴端起酒杯。

高脚杯里,是她们亲自酿制的葡萄酒,口感甜美,酒精度很低。所以他们每人倒了一杯小酌。

四个女人端杯相碰,而四个小宝也也煞有其事的端起果汁碰杯。

“为我们的革命友谊干杯!”苏子萱和小爱说道。

“我感觉就我们四个带着宝贝们一起生活一辈子也不错。”孟长欣看着一桌子的人和一桌子的菜,摇晃着着高脚杯笑道,“事业有了,孩子也有了,要不要男人对我们来说,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“胡说!”何子晴抗议道,“要做单身狗自己做,我可不想陪!”

“子晴,那么渴望男人到是正儿八经去找个男朋友啊!”孟长欣斜睨着何子晴。

眼看孟长欣和何子晴又开始斗嘴,苏米雪和白芷相视而笑,摇了摇头任由她们唇枪舌剑斗起来。

“对了,米雪,子萱子茉的父亲……没跟们一起回国吗?”白芷夹起一块三文鱼随口问道。

正在斗嘴的孟长欣和何子晴也停了下来,好奇的看向苏米雪。

苏米雪和子萱子茉从来没有提过她们的父亲,她们也一直没有好意思问。

“死了,坟头草都有一尺八那么高了。”不等苏米雪回答,苏子萱先抢答到。

孟长欣和何子晴对视一眼,端起酒杯默默的喝起来。

果然有隐情!

Tags: